2008/7/30,褪去了平民百姓身份,進入成功嶺正式當個軍人,
雖然在各個教育班長眼裡,在掛階前我們都只是一芥入伍生,連一枚兵都不如,
不過一群砲灰,喔不,是砲官前身的我們,仍然非常努力在一個相當不一樣的環境中生存,
互勉互勵互助互開玩笑,當然還有一起幹醮機車班長;
跟幾十個大男生一起洗大澡堂,一起睡大通舖,看不完的鳥,邊睡邊流汗的寢室,
雖然以前也是每天洗澡,每天睡覺,不過這應該是一生唯一的機會;
每天的課程幾乎都是室外課,全副武裝基本教練,持槍基本教練,箱上瞄準,
到後來的單兵戰鬥教練,沒有一天的汗有停過,包括吃飯,
完全不誇張,因為都是操室外課,餐廳又熱,從進餐聽吃飯到離開,
我的汗是如水龍頭沒關緊般流個不停,吃完,兩側板凳上都是一攤"汗",
前幾餐還不曉得怎麼都有水,然後才知道是自己的汗= =;
雖然在成功嶺大家都覺得飯菜真的是不怎樣,
不過我是覺得還可以接受,每餐都吃三碗(所以在成功嶺我反而胖了= =),
到了砲校才知道什麼叫做國軍的伙食,這稍後再談。
當然我們也還是有室內課的,就是莒光課,因為成功嶺受訓週週休,莒光課是週五下午,
所以在餐廳看完莒光課,寫完莒光心得,聽完一些完全沒在聽的長官總結,
就是大家最期待的休假,不過要先打掃完才能走= =,但人心總是如此,
放假前的時光總是特別快樂,
即便值星官說廁所要刷到進去會被地板閃到,小便斗不能有一點黃垢,
進去只能聞到香味不能聞到臭味,
大家還是相當聽話而且賣力的做好,因為誰都不想最後要走的時候被留下來加強整潔。
成功領受限很多,不過自己的時間東擠西擠其實也不少,
於是很多人會帶書來看,帶數獨來玩,帶零食來吃,或寫寫信,打打電話(公共電話),
這些我都做過,
不過有更多人是打屁聊天,幹樵伙食不好,幹樵班長機車,幹樵日子過得真慢。
我們受訓的連當時是出名的天使連,連長好,福利也好,
晚上常常(每兩三天吧= =)都會派福委去全家買零食飲料給大家吃(當然錢是大家分),
晚上基本上是沒什麼事情的,不過特別"好運"的在下,被挑到擔任『擦槍公差』,
這是什麼公差呢?因為當時各班都有各自專門負責的事情,
例如打飯,廁所,器材班等等,都分完了,
所以擦槍只好另外挑選出來,而且是沒有額外福利的orz,
那又是怎麼挑出來的呢?
話說,愛運動的在下,在第一次班長要看大家拉單槓的程度時,拉了10下,
當時是仰臥起坐,單槓跟3000公尺,所以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三項都會過得人出列orz,
我出列了,然後排成三路,我又剛好在被挑到的那兩路中,
於是就開始過著白天操課,晚上擦槍的生活,
一開始覺得還蠻新奇的,因為只有這些公差可以做到細部分解,
可是.....,漸漸的,
看著大家洗好澡之後,吃著買回來的零食,開心的聊著天,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
越來心裡越不平衡,不過,越到後來,
越來越多晚上的公差跟軍歌練唱,還有其他時間的苦差事都找非擦槍的去作,
而且隨著打靶時間接近,有時候也需要用到白天上課的時間擦槍,
等於是另類的蹺課休息(因為是在室內擦,在室外操課),
所以最後覺得擦槍其實還算不錯XD。
受訓末期的重頭戲就是單兵戰鬥教練,
一群沒在泥土上玩過的孩子,全副武裝,於八月天炎熱且堅硬的硬泥土地上,
翻,滾,爬行,"抬頭觀察,由左至右,由右至左,由近而遠反覆觀察",
就像是拍戲一樣,台詞必須背得滾瓜爛熟,動作必須做的一絲不苟,
一幕拍得不好就再拍一次,那陣子真的操的兇,
回去身上除了不能再臭得衣服,以及一層層的泥巴外,就是手腳上的瘀青。
不過時間似乎也過得特別快,測驗的日子來臨,
學科測驗,體能測驗,刺槍術,打靶,單戰,
一連串的測驗結束,也代表我們即將離開成功嶺,撥交到砲校的日子將到,
然後又是另一種生活的開始.........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什麼都是。什麼都不是。我就是我

qa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北鼻
  • 寫的好生動阿~哈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