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9/22,跟電子官分道揚鑣後,純種的砲兵預官驅車前往台南砲校,
因為是屬於學校單位,所以我們是學生,一樣要被人管,而且被管得更嚴。
由於我們在成功嶺時已經抽籤分出陸、海(海陸)、空軍種,
所以以為在砲校會依各軍種而有所分別,因為在下抽到空軍,大家以為空軍是少爺兵,
沒想到在砲校各軍種統一給陸軍帶,
說明一下,因為砲校後來跟空軍飛彈結合,所以後來有空軍專門所屬的宿舍大樓跟餐廳,
當然都比陸軍的好上一大截,而之前空軍預官都是給空軍屬的中隊帶,
我們這梯卻是這樣的處置,一開始大家都會想怎麼這麼衰,
在成功嶺聽到應該享有的福利,好康馬上消失,
隨之而來的是因為同一中隊要接下百人以上的預官而帶來的資源空間不足,管理不便。
雖然隊長說他也才待砲校第二年,很多資源只能盡量爭取,然後好好管理、教導我們,
不過....,一群毛小子哪理他這麼多,一開始該憔的地方一樣憔,會出包的一樣出包,
一直到我們覺得其實在砲校生活的真的還算不錯,越來越適應,越來越上軌道....。
我們撥交到砲校不只有我們砲官,還有飛彈保修官等等其他官別,
所以人數多達上百人,寢室也分別在一樓跟三樓,
很不巧,在下(空軍屬)就都分配在三樓,集合、點名、吃飯等等,都要比一樓晚下來,
也曾經因為這樣我們跟某個自己人小綠(實習值星官)槓上,後面再談。
話說在到這邊三樓住之前,我們也住過空軍的宿舍,
雖然也是三樓,但新大樓,隔間澡堂,穩定的熱水,寬闊的寢室,明亮的空間,
沒錯,都是舊大樓沒有的,
於是在新大樓住了一陣子之後,大夥還是遷回我們隸屬的中隊大樓。
咳咳...,上面應該是算囉唆的前言吧,到砲校後我們馬上就開始抽專長,
當時空軍砲兵只有兩種籤,雖然都不曉得哪種好,還是很緊張= =,
結果一出來,我們的之前排好的學號立刻重新更新,硍,真的是@#$%,
因為剛到學校,馬上給我們安排學號好編排人員,東西以及資料也都mark上去,
結果一抽完馬上又要改,由此可知國軍腦袋實在是硬的可以。
在成功嶺時,因為我們隸屬空軍,有配發藍色軍便服,於是就沒有迷彩服,
殊不知,我們是空軍砲兵,也就是防砲,也是要穿迷彩,
更何況是在陸軍單位受訓,沒有迷彩服的我們,只好穿著超級顯眼的軍便服在校內走動,
而且,只有一套,沒錯,只有一套,
忘了多久,我們除了走在路上要受到其他人冷眼看待,還要忍受衣服髒了不能洗的境遇,
直到迷彩服及大頭皮鞋發下來我們才正式融入其他人orz。
抱怨歸抱怨,課程並沒有因為抱怨就停下來,有的室內課,有的是武器操作課,
雖然都有機會打茫,不過室外武器操作場地的距離實在遠,
早上吃完早餐,集合完要匆匆忙忙的趕過去,
中午下課幾乎要用衝的趕回餐廳才有辦法吃到像樣的菜,
下午跟晚上一樣,
跟一些像觀測或刺針等等的同學不同,他們許多課都是室內課,而且使用的儀器需要吹冷氣,
所以他們也吹冷氣= =,那時大家可真的是人比人氣死人呢....。
好,上一篇提到的餐廳菜色,
砲校的餐廳有,爆米花機,飲料機還有冰淇淋,有時還有熱狗堡,炸雞等等還不錯的伙食,
但是,
爆米花、飲料、冰淇淋是瞬殺的奢侈品,到校兩週後,菜色急遽下滑,
連原本不太挑食的我也覺得糟糕,比起來,成功嶺還較能引起我的食慾;
另外要提的是,我們主菜有兩種,到後期越來越大比例會出現魚,
其他中午菜色像小黃瓜,早餐的蔭瓜+蔭瓜拿來煮的湯,以及其他小配菜組合成我們的午餐,
導致很多不喜歡吃魚的人發起拒吃行動(其實也很多人因為菜色真的很糟糕而不吃),
我來模擬一下(為接近真實,原諒我用一些比較真實的語氣):
.................................................................................
中午下課了,頂著大太陽,一群抱著一絲期待與希望的35砲友加快腳步,
A:幹,今天那個老師又在機車了,一直電我,真是他媽~~的
B:誰叫你欠電,上課不認真,你死定了,他盯上你了
A:管他的,ㄟ,班長,走快點,不然等等他媽~~的又要吃魚了
餐廳....開門....大夥看到餐廳滿滿的人,知道自己來晚了orz,
一群人走到餐桌前,許多人站了良久,
終於有人開口
A:他媽~~的,又只剩魚 (掉頭就走)
然後陸陸續續好些人也走出了餐廳,直接往福利社走去,
...................................................................................
小弟我也曾經因為菜色實在是糟糕到不行而有直接走去福利社的情形,
不過只有一兩次吧@@,
總之這部份一直到結訓都沒有改善,只能說我們的運氣還蠻差的,不然聽說砲校都是好菜色。
我們這群35好友,相當出名,為什麼呢,因為有一位同學在課堂上被一位老師給盯上,
而且被定很慘,沒錯,就是上面的A同學,出名到什麼地步,
那位老師負責教我們一項武器,不過這位同學在其他老師上課前就已經知道我們班,
當然還有這位同學,
也因此非常特例的,期末學術科測驗從沒被當過的預官,我們班被當了2/3,十幾人被當,
還因此特別在檢討會提出orz,好在小弟是有通過測驗的另一群,省得後來還得來補考= =。
由於我們是預官,有很大的機會下部隊是當排長,也就是需要值星,
於是各班隊都會有一對值星出來作自我管理,而這裡的實習值星官也就是所謂的小綠。
我也在這樣的機會下自告奮勇接下我們班裡的值星官,
畢竟是一個機會,也許下部隊又是不一樣的經驗。
果然,從叫部隊起床,集合部隊,帶領部隊唱歌答數,交部隊予隊長,分配隊長交待事務,
協調人員分配,到餐廳秩序,晚點名等,
大小事都由值星官掌握,當然與值星班一同共事分擔,
我還記得值星帶背在肩上的意義:
"千頭萬緒一把抓,重責大任一肩扛"
那星期過得很累,不過也真的感受到指揮掌握部隊的重要,時間也在不知覺匆匆流過。
前面提到我們與一位小綠起衝突,
可能因為那位小綠相當富有正義感,加上個人情感意識相當濃厚,
當時我們三樓的沒聽說集合到底要不要穿外套,想說之前沒說就是要穿,於是集合就穿下去,
下樓才發現不用(小綠是一樓的,所以一樓的同學沒穿外套開始在外面集合),
我們又跑回三樓脫,再下來集合時,小綠開始發飆,
藉這個事件指我們集合慢,空軍懶散,口氣相當的差,
當然我們的人也有回嗆,爭執好幾分鐘後才草草結束這個小插曲,
而也讓許多人對這屆小綠有不同的看法,不論如何,不喜歡的有,支持的仍在,
這倒也是他跟我們一個成長的過程。
到了砲校,我們新的樂趣就是,買一推零食放在包包裡,下課的時候吃,
還有,打小蜜蜂,小蜜蜂一來,馬上四面八方開始湧現人潮,實在可怕,
不過,這就是樂趣,不然上那些非常死的課程,
看到的又幾乎都是男生,這種固定有的樂趣是非常重要的= =+。
一直到後來,大家對砲校生活越來越習慣,
習慣不好吃的菜色,習慣機車的教官,習慣不停的抱怨,日子也就越過越快。
掛階了之後,走在路上彷彿眼睛長在頭上,但除了一份威風感外,我們也沒什麼實質權力,
只是也許小小的二兵不小心看到我們的階級會喊個"長官好",
但也因為掛了階就表示該是時候離開砲校,
除了一位同學對一位女學員懷有好感,要了msn之後沒下文之外,
應該沒有人對砲校友所留念了,
對了,後來中隊長及區隊長的網誌被同學公開後,
大家偷偷在離校前對他們倆展露了小小的支持與親近,
也許在離開前才真正對相處久了的人有所感悟。
大家踏出了砲校,有的人會再回來,我們則否,
大步邁出,大夥分道揚鑣,有緣再見.....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什麼都是。什麼都不是。我就是我

qa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北鼻
  • 寫得真的好傳神! 原來你真的好辛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