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5,下部隊,我們來到了清泉崗,
台中分部的這一群共有7個,有台中、南投、台北、高雄、彰化,
一行人都是第一次到豐原火車站,再坐坑死人不償命的小黃到報到處報到。
在營部做完簡單資料填寫,小憩一下,就以八人座將我們於各連放下,
真正開始執行我們砲兵副排長的職務與責任,當然還有應享的權利。
我們連長在營上是出名的好,雖然還是有人對他有所埋怨,後面提,
尤其連長對預官這種來去匆匆的讀書人要求不高,
我們連上是放兩個副排長跟一個彈官在這,
於是我跟另一個吳排被安置在排部,也就是所謂的外防單位,
獨留彈官一人在連部,不過他不用擔值星,不用學武器,所以也沒差= =;
第一天就對我跟吳排說,因為我們下不到基地,所以也不 用學太多東西,
雷達的內部操作、聯合教練,跟兩種電源機的操作,全權交由副連長掌握,
剛到部,很多人不認識,很多事情要學,所以一個月後才需要開始接值星跟戰情官。
新人到部一個月通常會有內部驗收,我們也一樣,
為了可以前一天么八走,我們可是平常都抱著操典狂背,上雷達狂操,
因為我們都只需要學第一操作手,但內部操也需要第二操作手,
所以有時候另一個就要擔二手,假裝會@@。
其實雷達車真的還不錯玩,
有對講機、高倍率望遠鏡、TV監視器、PPI顯示器、可以抓飛機、遙控武器追瞄等等,
不用在大太陽下操作,熱時還可以開冷氣= =,
而且因為軍官身份,平時其實沒什麼事,就是在雷達車上摸東摸西,專心練習,
所以當然在一個月後的驗收也是順利過關。
應該也有許多同學在接值星前就先當過主官,什麼也不懂,就是一直蓋章簽名,
說明一下,主官通常就是一個陣地裡最大的,通常應該要有領導加給的,
除了副連長外,電官也會放假,就輪到我們兩個有留守的副排長當主官,
沒事的時候就是簽簽簿冊,集合時值星官向我們報備,上頭沒人管還真的很讚,
不過有事的時候,就是要第一個跳出來,
營長,旅長來,菜味超重的副排長出來迎接也許還看的到菜蟲掉滿地,
什麼都不是很清楚,不是很瞭解,但你就是最大,除非有士官長或班長願意跳出來講,
不過慣例是有長官來,除了主官跟值星官,會在旁邊的都是武器或業務相關人,
不然長官在那裡晃晃看看是不會有不相干人在旁邊的,
出什麼事情就是當時的主官跟值星官要擔,所以是帶著戰戰兢兢的心在爽的= =。
話說許多部隊裡都會有養狗,尤其是像我們這樣的外防單位,
基本成員有妞妞媽媽、小狐爸爸、香腸兒子,外面還有妞妞的客兄小白,
小狐應該是以前罪行累累,很難教養,所以總是關起來,鮮有照顧,
另兩隻有時候就如同營裡的小流氓,到處跑來跑去,咬垃圾起來玩,
晚上有時還會偷跑進廚房溜達溜達,而我說會像流氓是因為,
我們常常會出營外去跑步,牠們也會一起出去跑,
當遇到其他狗時,兩隻就會一起去把牠圍起來= =,
真的很像是流氓在堵人的樣子,
或是跑去其他家,衝進人家家裡去串門子= =,儼然流氓樣;
不過也因為是營內養的,在人家屋簷下就要看人家臉色,
真的不乖的時候,班長也是會抓起來揍的。
btw,在離開前一個月,妞妞懷孕了,應該再一陣子會有小小香腸吧^^。
說說我們這邊的靈異事件吧,也都是聽來的,不過都是在我這期間人家遇到的,
營門口有崗哨,一位阿兵哥說,站兩四的時候,以為是接哨的跟他惡作劇,
敲敲崗哨的窗戶,
扣扣,
誰阿,xxx是你喔,
扣扣,
xxx別鬧了,跟我開玩笑,要接哨就趕快,
扣扣,
(馬上出崗哨看窗戶外面)....,沒人~"~,
因為敲了之後馬上出去,而且最近的門口離窗戶大概也有15~20公尺;
另外一個也是崗哨,當事人事說看到白色影子飄過去= =";
我們主營舍外面是籃球場(全場),電官學長有次在心輔室看電視看到深夜一點,
走出營舍要回房間時,聽到右側籃球架方向有人在哼歌,
學長朝那邊看就沒聲音,往房間走又開始哼,腳步停下來聲音也跟著停下來,
雖然沒發生什麼事,不過倒也毛毛的;
而我,雖然可能是眼花,不過還是可以拿出來說嘴XD,
回想今年除夕在軍中跟一群班長弟兄一起圍爐,
那天邊吃喝邊放電影,非常自在快活,拿起手機撥給baby,
在文化走廊邊聊邊晃,突然看到也是籃球場右側地方,不過我們在那邊有放一座武器,
看到那武器上有白色物體在搖擺,看起來很像是很長的布在晃,
老實說那時跟營舍,還有"周圍"不太熟,所以很俗仔沒有第一時間去查證,
後來講完電話,振作起科學精神去查看,真的沒有什麼東西在上面@@,
也只能就這樣算了orz,如果是好兄弟,只能說我們太high了,他們也想熱鬧熱鬧XD。
周圍?什麼意思?
喔,前面沒提到,我們是依著一大群墳墓而居,要進營區前要經過一大片俱樂部,
不過都是有名有姓的,不過隨便來的XD;軍官收假可以比較晚,營區附近又容易起霧,
剛開始幾次騎機車回來,真的都會覺得溫度很低,氣氛寧靜,很有恐怖的fu~~,
後來久了,感覺也跟大家處得像鄰居一樣,就怡然自得了。
在營區中出比較大的包可能就是旅長事件吧:
防砲部隊因為戰備不同,10分鐘戰備是不能有人放假,
且無故不能離開營區,因為要第一時間執行防空緊急,
那次是10分鐘,副連長帶著所有幹部出去跑步,
只剩我跟吳排還有其他阿兵哥在營區內跑步鍊體能,
原本副連長還為了"可能"來的旅長多等了30分鐘,
結果他們一出去5分鐘,
嗶~~~嗶~~~,
什麼,兩聲,軍車,
沒錯,旅長非常會挑時間的進來了,
只剩我跟吳排官階最大的當然是我們出去迎接,看旅長有什麼指教,
........,中途省略,結果就是我們兩個又要多學一項武器,而且下個月底要測驗TOT,
雖然一部份是自己的問題,不過要多學一項武器,心中千萬的幹意還是只能放在心中,
還有因為當時我們不是主官或值星官,有些事情不在我們掌握中,
所以把一些錯誤訊息傳達給旅長,導致後續還有些麻煩的爛攤要收,
不過,好在最後旅長沒有來測驗(雖然我們真的練習的很認真,我還提早收假回去練= =),
爛攤也讓連長擺平了,檢討報告寫一寫也總算過去了。
說到檢討報告,我另一份檢討報告來的是莫名其妙,
某陣子常下雨,當然也會打雷,
由於各指揮所有重要通訊器材,常會執行雷雨關機,
過去有執行雷雨關機都會通報AAOC,但不曾知會過營部,
那次,營部突然要所有陣地主官寫一份檢討報告,說是雷雨關機沒回報營部,
大家寫得莫名其妙,後來知道是營部的戰情官沒回報給旅部,
我們都認為應該是想拖大家下水,好讓他們有個交待,
沒辦法,國軍就是這樣,可以推的盡量推。
一般來說查哨或是押採買車應該是營部自己的人去執行,士官長以上幹部都可以,
但在我們營跟其他地方不一樣,
一直都是凹其他連上的人一起輪著查、輪著押,我們當然也就順著做;
比較特別的是驗菜,會有這個機會還是被一個很黑的運排凹的= =,
一樣一大早到副食供應站,然後有一二類食材,大宗食材,還有全驗,
前兩者是抽三樣看數量有無錯誤,後者是抽幾個單位全部食材全驗(重量數量名稱),
驗菜的人真的是蠻大牌的,要ㄋㄧㄠ哪個單位就儘管下手,
可能特別要拿放在很下面的食物,或是對重量吹毛求疵,
像平時擔任軍人中的警察-憲兵,就很可能被其他人刁難,也許啦,我那次都沒有就是了^^"。
今年的生日是個特別的日子,怎麼說,
因為baby特別從台北坐客運到台中,再坐火車到豐原火車站,來到我們排部來會客;
那天天氣不太好,從小雨點,到大雷雨,讓我們見識了台灣梅雨的威力,
不過也在這樣的壞天轉晴後,才更能看到我們排部周遭景觀的美;
好心的baby特別帶了肯德雞來給我補一補,
讓我沒機會說"這不是肯的雞,喔不,這不是肯德雞",一桶全家餐跟可樂,
我說不夠.......,
弟兄吃不夠= =,所以又再去補了一些才回排部。
因為排長有小寢室,而電官學長也非常給面子的到心輔室看電視,
自己先喀了一塊炸雞跟一杯可樂後,就全貢獻給弟兄了,
只能說,這是排長應該做的orz。
帶baby到處看看我們陣地,還有四周的景色,
而雨過天晴正是體驗我們陣地多變雲彩的最佳時機,
正在我向baby解說的時候,香腸偷偷摸摸緊跟在後頭,居然冷不防想偷咬baby,
讓我氣到想抓來吊起來打,可惜在我一陣威嚇之後就一直閃的遠遠地,
雖然是流氓狗,不過是不折不扣的俗仔。
剛好正值晚餐時間,我也裝了一份給baby品嚐品嚐,
我想這是難得的經驗,
在軍中吃晚餐(不過也是在小寢吃就是了)應該不是大部分站崗女人辦得到的事情,
這baby應該可以拿來說嘴^^Y,不過最特別的應該還是算來到這偏僻的鳥地方會客。
謝謝baby大老遠從台北跑來清泉崗會客,才只待了兩個多小時就又要驅車回去,
原本還不讓baby來,因為很不方便,來了又很快就要離開,
而且實在也沒什麼事情可以做,不過後來我們都覺得很有意義^^,
帶來可口餐點,生日禮物跟卡片,還有紓解寂寞的心,謝謝baby!
可惡的是,騎車出去時,香腸居然又追上來要咬baby的腳,
當下已經停下車打算把牠打到趴,不過礙於早點載baby回去比較好,所以也作罷,
回來時也已經忘了@@,這應該是這次會客最大的敗筆orz。
在單位中值星,算算應該是六次,
雖然不是每次都有任務,不過任務一來就是大任務;
戰技術督考、駐地測驗,都是大事,
但也都在值星班的協助下順利渡過,但真的很累,在這邊深深感謝我的值星班m(_._)m。
來說說我們連長,
有人讚賞也有人覺得不好,好的是連長非常明理,
除了使任務可以順利遂行而採取一些行動外,平常不太硬性要求什麼事情,
而且連長雖然出身軍校,但相當認真,也很努力,
除了取得軍中碩士學位(雖然軍中的學位可能不怎樣,可是卻在碩士班發paper跟出版書籍),
還爭取到第一順位去應考外面的博士班研究所,
筆試考了七所,七所全部參加面試,真的很厲害,
雖然台大沒上,不過清大、中央等其他好學校也榜上有名,
真的是軍中難見具有上進心的長官;
而為人所詬病的是,因為連長的好脾氣,加上對長官尤其謙卑,
讓上級很容易"抽中"我們連上執行任務= =,
例如什麼操演、駐地測、演習,我們幾乎跑不掉,
也讓下面的人直呼吃不消,都覺得是連長不夠魄力,人太好,
永遠有作不完的工作,源源不絕的操演。
部隊還有許多文化、不成文規定、或是檯面上做好人底下用力幹樵等等,
這都是有當過兵,或是有站過崗的女人才知道的事,
就留一些空間給軍中的神秘色彩,不然就無趣了^^。
2009/6/29,時間1800,領了最真實的退伍令,
出神岡門不再是給pass套,而是退伍令,衛兵看到也嚇一跳,也無再多盤查,
馬上放行,心中只有一個字...."爽",心想,終於輪到我了,
在回去的路上還是很難適應,以後,不用再回去那個受限制的地方,
不用再排假,不用再被一推無腦的政策左右,要開始自己的生活,全新的生活,
97-1砲兵預官,林排,我~~~退~~~伍~~~了!!!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什麼都是。什麼都不是。我就是我

qa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1北鼻
  • 生日那天的會客居然沒寫到~要補給我喔!還是覺得不能陪你領退伍令好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