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去看一個同事,
一個得了胰臟轉移末期的同事A,
之前他開始請假的時候就有耳聞,好像得了很重的病,
後來也知道是癌症,只是不熟的人真的不曉得已經到這麼後面了....

在辦公室聽到部門的大家長說希望我們去參加他的婚禮?!
不是當下才知道他要結婚,所以也沒有任何訝異,
只是沒想到這麼快要舉辦,除了幾個同事真的走不開,
很多同事都一起到淡馬去參加這場特別的wedding,也很希望去現場親自祝福他。
剛好有帶領帶,打了個領帶,讓自己更正式一點,畢竟是一生一次的大事,
跟M還有G一起坐在計程車上,其實腦袋沒有在想什麼,
反而還被工作上煩雜事務弄得連放空都難...
但後面有M跟G在鬥嘴,至少也是放鬆吧...

跟其他同事會合後簡單吃個午餐,就到淡馬的安寧中心二樓,那裏有個小禮拜堂,
那是我第一次進入這樣的教堂,一排一排的座椅與電影中一樣排列整齊,每張椅背上都放滿經典書籍,
雖然進過許多道場、許多經書,但還真想在眾人中也表達自己的那一份祝福與祈禱,以後有機會一定會去試試看。

禮堂內除了其他同事、兩三位親友,最受人注目的就是新娘,
沒有伴娘隨身伺候,沒有朋友在旁祝福,腳上穿的也是簡單的白色布鞋,
或許是很早就接受這樣的事實,
新娘臉上雖然沒有洋溢著幸福無比的笑容,沒有當新娘的雀躍或緊張,
但也沒有末日來臨般愁容,有的是如同平常心的平常人一般。
或許是我們跟A並沒有很熟,也可能是這樣的場合也許不適合多問多聊,
並沒有太多人跟新娘有什麼互動,只有G跟她聊了兩句,
對炒熱氣氛相當拿手的G來說,當下應該也只有她能跟新娘聊起來,還能嘻笑上兩句,
我想很多人都很謝謝G,Thank you!

得知同事快來時,大家人手一枝玫瑰花排列在電梯與教堂門口間,
希望用祝福圍繞著A。
電梯門一開,A坐在輪椅上出現,跟之前的他相似度大概只剩60%,
兩頰凹陷,往眼窩看去看不出一絲生氣,全身黃澄澄(黃疸),
雖然知道癌症病人到後期會因為食慾、營養、疼痛,或是各種癌症病症(黃疸)使容貌改變,
不過還是需要一些時間適應,適應眼前這位就是曾經與我同住一間房的同事(腳踏車活動)。
幫忙穿上白色西服後,A在一群同事的祝福圍繞中被推入教堂,準備進行結婚典禮。

音樂響起,
"春暖的花開 帶走冬天的感傷
微風吹來浪漫的氣息
每一首情歌忽然充滿意義
我就在此刻突然見到你....."
兩人在講台前的互動我已經不記得多少,
因為音樂響起沒多久,我就被一層迷霧給遮蔽,
彷彿已經忘記怎麼流淚的眼睛,瘋狂似的製造洪水,怎麼也止不住。
迷濛中,新娘被戴上項鍊,在攝影師的指導下,婚紗照一張又一張喀嚓喀嚓的照,
但A絢爛又有活力的笑容卻在我眼中特別清晰,
發自內心覺得,從沒看過這麼帥氣的新郎,如此美艷的新娘,
內心百感交集,生命、信念、希望,whatever,
除了感動外,最多的是祝福,多希望心中滿滿的感動與祝福能化為真實傳送給他們。
然而,除了一張接著一張的相片外,我只是在旁邊微笑著,用流瀉般的眼淚在心裡祝福著,
祝福著他們十年來的情誼,終有所成,也祝福著藉由實現這樣美好的願望帶來更多的幸福與祝福。

這天,許多人都紅了眼框,掉了淚,
也許,因為早成淚人兒的我一點都不敢看別人的眼睛,
在其他人眼中,這可能是場沒什麼活力的婚禮,
但是,所有人都感受到生命的可貴,也讓我感受到生命感動的衝擊,
如同身邊版男版的"生命最後一個月的花稼",
多麼希望在這美好的婚禮後,兩人能過著一般人的生活,未來充滿無限可能,
但在一群祝福聲中,我記得一個聲音,謝醫師說的:加油!
沒錯,也許對A來說,祝福是當天婚禮的事,
長久以來的治療,與病魔抗爭,與時間賽跑,與死神拔河,
加油!
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有一絲希望,只要有可能,希望你不要放棄,
打到這,上帝又在我眼前掛了一門水濂。

珍惜所有,
對不起,我真的還是沒做好,很慚愧,
我會努力,應該還來得及,
希望大家都能珍惜,即使是日常生活中微不足道的小事。
一位前輩曾經給我很深的感悟,
除了工作的認真外,她對身邊的事,一直是感謝,感謝,再感謝,
不論是成功或挫折,她都認為是上帝所賜予,是別人所成就,
感謝上帝給她的考驗,甚至是一點小小的成就,都是如此的珍惜。
假如今天前輩在現場,也許她會告訴我更多不同的感觸,
也許她會是哭最慘的一個,
也許...,也許還會有很多也許,
但是,這對新人要面對的事情不會變,要走的路不會變,
不論結果如何,至少他們一起經歷過曾經的酸甜苦辣,也必須迎接未來的辛苦,
在一旁的我們只能祝福,祝福他們能熬過接下來的日子,

加油!!!






創作者介紹

什麼都是。什麼都不是。我就是我

qa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